Fire And Ice

Love is torture.

德拉科爱……

题目:Draco Loves...
作者:jessica k malfoy
分级:Sorta Naughty
地址:http://www.dracoandginny.com/viewstory.php?sid=5766
长度:2417字
简介:德拉科到底爱什么呢?他在一个晚上全都想清楚了。

德拉科马尔福想知道他的女朋友是否知道她自己有多幸运,他真的感觉是有多么不可思议,当他意识到自己是一个这么好的--不!是这么棒的--男朋友。
他在床上舒展着四肢,调整到让自己更舒服的姿势,开始想着自己的优点。他总是认真地倾听她说的任何事,当金妮和他交?缠于他的埃及棉质床单时,她呻?吟出他名字的时候,叫他如何不仔细聆听呢?有时她在她的睡梦中喃喃轻语,他也会仔细听着。那就是他发现她所有的秘密的方式。例如,他的女朋友根本就没爱上疤头(并不是他担心这件事,只是很高兴能知道它),还有韦斯莱和泥巴种之间心动的感觉,德拉科很惊讶他们在城堡里时居然没生出小孩来。但迄今为止,他听到的最好的事就是金妮幻想着和他在教授的讲桌上做?爱。他就放任她沉溺在关于他的迷梦中--他只是需要点时间来弄明白斯内普给他的日程表。
她在哪?他不耐烦地想。他们俩都忙于期末考试,两人都没时间去享受二人时光。实际上,他们根本就没抽出任何时间来见面,他皱着眉头不高兴地想。这就是做学校里最受欢迎的女孩的秘密男友的缺点。任何时候,当他想要接近她时,在图书馆的过道或是在图书馆中,有一次甚至是跟她进了女厕所,就算她没和她的邓布利多军朋友们在一起,她身边也会围绕着爱慕她的春心萌动的格兰芬多或是拉文克劳男生们。
让他们都滚开吧,德拉科酸酸地想。就算是那些邓布利多军傻瓜们也不例外。但是当然,他为那个邓布利多军社团保守着秘密--这是他的另一个好品质--他甚至在金妮不断邀请他加入他们时感到很荣幸。
“说实在的,德拉科!没什么好害怕的!没有谁想要伤害你!”她对他说。
“我不是害怕!”他强烈抗议着,“我只是不想看到你受伤!要是那样我会揍那些笨蛋的!”
她翻了翻她的棕色眼睛,他知道她根本就没相信他,她脸上绽放出的微笑让他感觉自己的胃里像是有蝴蝶在颤动,这些举动对于一个马尔福来说都很不相称。
“你就是不想做我们之中那个唯一的斯莱特林,”她狡黠地笑了笑,让德拉科紧张起来,“或者你就是不想让哈利教你?”
德拉科皱着眉说,“我确定我会在课堂上学到足够多的知识,比他教的要多得多。”
金妮又笑着说,“看,”她抽出她的魔杖,“我能召唤守护神。”
德拉科非常敬佩,尽管他试着没表现出来,但当他意识到她的守护神是什么,他目瞪口呆的喊道,“金妮!”
“怎么了?”她眼睛瞪大了,假装无辜。
“那是只白鼬!”
“所以呢?”
“你的守护神是只该死的白鼬!”
金妮很好地保持了自己立场的清白,让德拉科怀疑这可能只是个巧合。
“金,”他慢慢地说,“可那是只白鼬啊……当时……穆迪……”
突然她开始大笑,他越皱眉,她笑得越厉害。
“换掉它,”他生气了,“你不能用白鼬做守护神。”
设想一下,当他几个星期后学到守护神的形态极易受到巫师所爱之人的影响时,他会有多么吃惊。
金妮爱我吗?
那么再设想一下,当他第一次成功的召唤出守护神,并发现他的守护神也是一只白鼬时,他会有多么的惊骇。
这是因为我爱我自己或者是我爱金妮吗?
他关于他们之间相爱的想法被韦斯莱的笑声打断,“那是你的守护神吗,马尔福?”他笑着说。
德拉科咬紧牙关,没去理会他。
所有关于爱的想法都让他难受,这想法让他感觉像在受着钻心咒的折磨。当然,若是他再想一想,他就得说他爱她可怕的韦斯莱雀斑,他爱她又土气又长的红头发(他总是在他的枕头上发现它们),他爱她的胸?部在她大笑,跑步,或是骑在他身上时微微颤动的样子,他爱她在他怒气冲冲时咯咯笑的模样,他爱她无时无刻都快乐的样子,尽管她的家庭是那样贫穷,他爱她洗过澡后再用他豪华的毛巾擦干身体后的味道(当他独自一人时他总是会闻这个味道),他爱她在他身侧睡觉的模样,他爱她用舌尖舔舐他的嘴唇的感觉,还有她生气时喘着粗气的样子。
但是他还不想去想。
爱?哈!
德拉科又瞥了一眼他的表,金妮还是没来,难道她不因为他对她做的这些好事而感激吗?他都不再取笑她的哥哥了,嗯,某种程度上他不再那么做了。作为开始,他都不再为那个黄鼠狼哥哥创作任何新歌了,无论是魁地奇还是其他生活,他都不再写了(但有时他还会哼哼韦斯莱是我们的王),他也不再把他在大厅绊倒了,最近也不叫他“穷人”或是“雀斑男”了(他是怎么做到的?!),他也没告诉金妮在扫帚棚后面他们赤手空拳的打斗,是的,罗恩的拳头打到了他的脸,但是感谢他自己的记忆修改魔咒,罗恩不知道这件事。
关于疤头嘛,嗯,当斯内普在魔药课上贬低他时,他还是会笑,但是金妮没在课上。除此之外,当德拉科做一点不寻常的事时,波特还有让人难以置信的多管闲事的癖好。至于格兰杰,德拉科觉得最好的做法就是忽视她。
最重要的是,德拉科非常确定他给了金妮最完美的性?爱,当然,他不确定自己有那方面全面的知识,他对于能获得她的第一次感到极大的快乐与满足,这件事让他非常自豪,不过,对于他的性?经历,他只有一个问题。
他也没有和任何人做过爱。
这就对了。
尽管他的名声不太好--他并没阻止他们以讹传讹--金妮是唯一一个和他真正在一起的人。德拉科•花花公子•马尔福只和一个人睡过,而且对他来说真是相当的完美。
除了他根本就没告诉金妮。
他怀疑,如果她真的想过,而且考虑到他的进步(他连两分钟都没用到就看穿了她),她会弄明白的。
他根本就没对她隐藏,她就是还没发现呢。
他现在很生气,她在哪里啊?他看表看了有一百万次了,他们说好要七点半见面的,在晚饭之后--他逃了课--可她却不见人影,缺乏食物(和他的女朋友)让他现在异常暴躁。
不过,他不像是那种可以说出,“哦顺便说一下,韦斯莱,”(此时她会提前说,“在你高?潮时你可以尖叫着说出我的名字,但是不是现在好么?”)“你是我的第一次,我把我的第一次献给了你。”因为然后她就会认为德拉科觉得这是件大事,但这并不是,至少这不是那种真正意义上的大事。
他不想让金妮认为他对她的选择仅是因为她拥有了他的第一次,其实这不能说明什么。
这根本就不用他考虑上几个小时,考虑他还没找到任何一个值得的人去承受“拥有德拉科马尔福的第一次”的重大事件,因为根本就不需要靠虑这个人是否值得,而只需去考虑他是否被她吸引。虽然看起来并不是他想要的,但是她就是那个有着好品格,敏捷的头脑,还有可以让他大笑(这可不容易)并且唤起他的激情的这个人,是的,甚至可以和她发展一段长期的关系。可是因为他是个马尔福!并且因为他的身份,他们的关系不应该被传播开来。
他不该这么明确地想好他和金妮的未来!不能!只是……一般而言他不应该这样。金妮只是非常符合他的要求而已。
德拉科又看了遍表。可能金妮觉得这是时候了,是时候让他们分道扬镳了。毕竟,他相当知道她极其讨厌保守秘密。当然,他也一样!他一点都不喜欢和她在塔楼,秘密通道或者是空教室里偷偷摸摸地相会,而且他也一点都不喜欢当他在课上或课下碰到那黄鼠狼哥哥时,脑海里闪过的画面只有金妮,再明确点说,他会想起金妮的胸?部,他们在一起时的样子,她的感觉,她的味道,她奶油色的肌肤,还有她缓缓延伸到胸部的细小雀斑,她的身体是那样美丽。
但但是这想法就让他兴奋不已。
因为她没露面的愤怒迅速被惊慌所取代。要是她决定不要再和他在一起了呢?他想不出来为什么。他给了她所有!他为他们的约会提供舒适又隐蔽的地点,他在看到她用牙咬着她自己的羽毛笔的可怕样子后又给她买了一支崭新又昂贵还镀着金的羽毛笔,他停止骚扰她的家人们(大多数时候),最重要的是,他可是德拉科马尔福啊。就这一条原因就足够让金妮卑躬屈膝的讨好他(不是真的让她去讨好他)。所有的女孩子都想和他在一起,又有谁不想做他这个斯莱特林王子的秘密女友呢?他很确定他甚至看到过麦格教授曾对他眉目传情,虽说这有点吓人,但是怎么能怪她呢?他看起来太诱人了啊。
德拉科暴躁地站起身来。该去吃饭了,他生气地想,猜想金妮已经不理他,或者更糟糕的是,已经忘掉了他。
当他的门被突然打开又被砰地关上时他甚至还没穿好鞋。金妮靠着门,闭上了眼睛。她气喘吁吁的样子好像是刚从地牢里逃出来一样。他看着她的胸部--虽然几乎全部都被校服遮盖起来--但还是在她开始说话前就上下起伏着。
“我都开始认为你已经忘掉我了。”
她睁开眼睛,摇着脑袋说,“不!我就是因为你才迟到的!”她穿过房间,在他脸上轻啄了一下,一点也不淑女地倒在了他的床上,“真是太糟了。”
“什么太糟了?”他实在不能想象任何和他有关的事物会是糟糕的。
她深吸了一口气。“好吧,就在我来这的路上,但是我却在去地牢的楼梯那里看到了那头母牛,潘西帕金森!我本来不想理她就那么走过去,可是我却听见她和一些斯莱特林们在谈论你!她告诉他们你是个多么好的床伴,还有你是学校唯一一个能满足她性?需要的人!而他们还真信了!她告诉他们你在床上为她做的所有那些极棒的事,还说你的吻有多完美,我根本就没办法听下去,所以我就抽出我的魔杖想偷偷给她施咒,因为她实在是忙着和别人讨论怎么和我的男朋友上床而且根本就没意识到我的存在!所以之后我就施咒了--当然正中要害--可罗恩看到了!我压根就不知道他为什么在我后面!我以为他在吃饭呢!哈利也在那,然后他们面面相觑,我能看出来哈利觉得有些可疑,但罗恩就很迟钝了,所以这花了他点时间,然后潘西就意识到那是我,最后罗恩问我'你有什么想和我们说的吗?'所以我就跑了,现在我在你这里。”
德拉科扬起了一根眉毛,非常敬佩她一口气说完了这一大段话。
“所以我猜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了。”
德拉科坐在他的女朋友旁边。“首先,”他用双臂环住了她,“我得让你知道,你是我的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
金妮看着他,“我?”
“第二,谁在乎他们知不知道?也就是给你哥哥更多讨厌我的理由而已,也给了我更多在魔药课上坐在那里对他微笑的理由。”
“我……我还以为我们得为我们的关系保守秘密。”
德拉科耸了耸肩,“太晚了,不是吗?”
“我是你的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
他点了点头,努力想和他脸上浮现的粉红色抗争。
“可你是最爱说三道四的家伙。”她提醒他。
“是啊,嗯,我不遗余力地实践着马尔福家的名声。”
她眯起了眼睛,“是你先开始传那些谣言的吗?”
“不是,”他坏笑着,“我猜是潘西先开始的。”
她愤怒的吐了口气,“我一点都不吃惊!她这条愚蠢的母狗!”
“我饿了。”
“你就想说这个?”她怀疑地看着他,“我刚刚完全的泄漏了我们的秘密,结果你就说这个?难道你不该不高兴吗?”
“完全没有,我觉得这是件好事。”
金妮晃了晃头,“你说的对。”
德拉科真的觉得这是件好事,他已经厌倦了向他人保守秘密和偷偷摸摸的约会,他也厌倦了别的家伙总是关注着她。除此之外,最好的是,这会完全把那条黄鼠狼气疯的。他倾身向前,轻柔地吻着金妮,“偷偷摸摸的可真不好,”他对她说,“我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的。”
“我是你的?”她在他口中喃喃说。
“而且……我爱你。”
她缓缓分开他们彼此,“我也爱你。”

评论(10)

热度(6)

  1. 金妮·韦斯莱同人主页Fire And Ic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