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e And Ice

Love is torture.

I'm Here(无授权翻译)

先放原文链接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731830

I'm Here 作者:missbecky

简介:Eggsy被噩梦惊醒,Harry试图安慰他。

Eggsy在地堡的走廊里狂奔,他原路返回,匆匆掠过那些他留下的血脚印,因为他没办法改变这些事实。他粗重地呼吸着,只能感受到他和Gazelle搏斗时的尖锐疼痛。

每走到一扇紧闭的门前,他都会打开那个小窗口,向里面张望。

他知道他在找什么。每一分,每一秒,他都能感觉到他胸膛里熊熊燃烧的希望之火。这就是他想要的,这就是他一直在寻找的,这就是那扇正确的门。

但每一张与他打了照面的脸都是陌生人。他在电视上看到的流行偶像,他曾经狂热喜爱的电影明星,那些只会出现在新闻里的政客。他们或惊慌,或担忧,或愤怒。他们叫着他的名字,他们求他放他们出来,他们在质问他发生了什么。

他们都不是他想看见的那个人。

他飞快地开着一扇又一扇铁窗,他在这些门中迷失了,他快没有时间了。Merlin叫他回到飞机上来,但Eggsy仍继续走着。他现在在哭,绝望而恐惧,因为这不是真的,这不能是真的,他知道他就在那其中一扇门的后面,或许他受伤了,或许他很害怕,可他还活着,还活着。

“Eggsy,你得回来了,求你。”Roxy用耳机和他对讲,可他再也承受不了了,所以他摘下眼镜和耳机,把它们装在西装口袋里,这套定做的西装,他得到的最后一件礼物,他还来不及说谢谢,还来不及向他展现绅士彬彬有礼的微笑,就再也看不到那双温暖的棕色眼睛流露出的骄傲。

最后一扇门就在那,他打开了铁窗。但是这间牢房里没有人。没有任何一个人。

“不,”Eggsy哭喊道,“不,不,不。”他转过身,靠在冰冷的金属门上,无力地滑坐到地板上。“不,求求你了,不要。”这不是真的。这绝对不是。他非常确定,他知道他会找到他的……

“Eggsy,Eggsy,求你。”一个声音在远方召唤着他,但他抵触它。他的手上沾满鲜血,他现在正在颤抖,他不想回去。他怎么能回去?他有能力拯救世界,怎么就没有能力拯救那唯一一个对他重要的人呢?

“Eggsy,”他眨着眼,眼前一片漆黑。——

——他不在瓦伦丁的地堡中。他在一个用温暖的金棕色涂料粉刷的熟悉房间里,就像住在这里的那个拥有相同颜色眼睛的男人一样温暖。

那个男人正抱着他。

“我在这,”Harry说,“我在这,Eggsy,我在这呢。”

他仍然在半梦半醒之间,Eggsy紧紧抓着他,毫不掩饰地哭泣。这些日子里,他做的噩梦少了些,但当梦魇来临时,它总能轻易将他摧毁,从不失手。

“我在这,”Harry又说了一遍,在他的发间呢喃,而这还不够,这远远不够。Eggsy畏缩了,哈利立刻放开了他。

他们之间的只言片语绝对不够,他需要亲眼看到他,他需要确定。他抬眼看着Harry,看见他蓬松的卷发,看见他眼角的细密皱纹,看见盘踞在他前额的丑陋伤疤。在他阻止自己之前,他抬起身,用颤抖的手指细细描摹着伤疤的痕迹。这么近,他们的距离太危险,危险到在他们有微茫的机会拥有彼此时,就会轻易结束。

Harry微微动了下头,足以亲吻到Eggsy掌心的边缘,“我在这里,”他耳语道,他的气息温暖了Eggsy的皮肤。他低下头,吻去Eggsy的泪水,可它们仍然在他的脸上留下了湿润的痕迹。“我在这儿。”

Eggsy用两条胳膊环住他,紧紧地抱着。Harry就在他眼前,带着睡意的慵懒,依旧温暖,身上的古龙水味仍然若隐若现。Eggsy将头深深埋到Harry的胸前,他可以在这里感受到Harry的心脏与他的脸颊间有力搏动的明显触觉。

Harry亲吻着他的头顶,但他这次什么也没说。Eggsy不想知道他怎么做到的,但他总是奇迹般地知道何时才是让他们重新平静下来的时刻。

Harry用双臂抱着他的后背,双手握着他的肩膀使他放松,他的拇指轻柔地在Eggsy皮肤上画着圈。他没有保证哪也不去,抑或是他会永远在这里。在他们的工作里,区区一个承诺什么也不是,他们都聪明地明白这一点。

他的噩梦带来的惊惶正迅速地消逝,一缕光从窗帘的缝隙中透进来,他听见暖气工作时低低的嗡嗡声,和Harry呼吸时沉稳的节奏。他动了动位置,让自己更舒服些,闭上了眼睛。

过了一会儿,Harry把毯子盖在他们身上,确认Eggsy的肩膀已经被盖好了,他转过头,这样他的脸就可以依偎在Eggsy的发间了。

Eggsy不知道谁最先睡着的。

这不重要。

****

当他起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了,正在下着雨,而Harry仍在那里,就躺在他身边。

评论(2)

热度(25)